夏阎

社会主义画奴。

摸鱼🦑

画个人设➕万圣节主题皮肤。

手不是自己的了🙆🏻‍♀️🙆🏻‍♀️🙆🏻‍♀️

半完成品

深夜感触。

刚刚翻到空间的留言,突然感触良多,有很多安慰我的,说爱我的。

小时候大家都有大把的精力去爱他人,也很无羞耻心地把心里的痛苦和他人分享。

长大就是当你有一大堆苦恼想找人倾诉的时候首先自己都会嫌弃自己矫情,最后苦水就往肚子里咽了。 ​​​

长大了就没有树洞了。

偶尔想说个悄悄话,发现并没有媒介。朋友圈里都是看客,你的痛苦只能成为那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更甚者加以嘲笑。

又想把自己的感想发到没有人关注的小号,但是倾诉不是单方面的。我想说,自然就是想被人听到。

成熟的代价是孤独和痛苦。

玛丽太好了,我就是个肤浅的视觉动物,我只想在皇后的石榴裙下舔脚趾。

还是正经地发张图吧👌

谢谢老师帮我做的一些修改!(=゚ω゚)ノ

这张图就取名为:《男人用肾宝,他好我也好》

囍囍囍囍囍囍囍!!!!!!!!!

线清出来了,我也瞎了!

一边画一边露出猥琐的微笑凸^-^凸

第一次画信白韩信那撮头发是左是右实在搞不清楚就杰样叭☆〜(ゝ。∂)

临摹,溜了溜了,太困了,可以看出来帽子在瞎画